《重生之女主归来》刘萍小说最新章节,刘萍,梁俊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重生之女主归来

小说:都市小说

作者:刘萍

简介:被妹妹亲手害死、未婚夫看着我惨死嘴角却挂着微笑
再睁眼,我誓要他们血债血偿! 拆渣男、斗恶女,真正的女主是老娘
哼!统统给我跪下

角色:刘萍,梁俊

重生之女主归来

《重生之女主归来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1、亲爱的姐姐

“亲爱的!”我听见梁俊急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,而我拖着虚弱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,多想看看他的脸,可打开的门缝,却让我看见自己最爱的男人,怀里拥着我的妹妹,一脸的温柔。

“嘘!我姐还晕着呢,不过我已经给她喝药了!”庄可可竖起一根雪白的手指,慢慢移到了梁俊的嘴边,让他细细的品味着自己香气。

我不敢相信,我的男人竟然和自己的妹妹搞到了一起,想要去捂住自己的嘴巴,但已经来不及了,”咳咳……”

这声音打扰了他们,梁俊把手包丢在沙发上,放开了庄可可的细腰,”我先去个厕所!”

梁俊并不急着来看我,我感到自己的脑子头晕目转,不由的向后退去,模模糊糊的意识中我看见手心里满是鲜血,我怎么了?

摔在床上后,庄可可先走了进来,一步一步靠近我,”亲爱的姐姐,对不起!我想要和梁俊在一起,就只能慢慢的毒死你,你别生我的气,就当是为我做最后一点牺牲吧!”

“你死了,别人不会发现的,我都想好了!你是病死的!”

我睁大了眼睛,看着庄可可失去了所有的乖巧,满脸的恶毒,但我身上所有的力气似乎都已经流失掉一样,只记得她说给我下毒了。

“唔……”我想反抗,一块庄可可用来擦家具的抹布按在了我的嘴巴上,被溢出的鲜血染的分外红,我的眼睛里流泪了,深吸着抹布上的土腥味,我记得、我从小到大,多疼爱她,甚至放弃自己的一生,即便是做不干净的事,还是供养了她。

还有庄可可身后的男人……

梁俊显然看见我的瞳孔慢慢扩散,可是他在惊骇的时候,还是选择一把抱住了庄可可,真是可笑、他明明答应娶我!

“对不起,萱萱!”

“来世再见吧,姐姐!”

眼泪落到了床单上,我居然喂饱了两个白眼狼,还亲手给这两个狗男女做好了嫁衣,我就是死,也不会闭上眼睛……

眼前慢慢陷入一片黑暗。

“唔!”我突然大吼了一声,但是一只有力的手按住了我的嘴,让我的声音吞回了肚子里,黑漆漆的破旧老房子中,我被一个瘦弱的男人压在墙上,”别说话!”

等我清醒之后,发现自己那种虚弱感消失了,这是我家?残留在记忆里的画面重新出现在眼前。

我记得我十六岁的时候,晚上下地去厕所,就是在这面墙上,被家里进来的一个小偷按在了墙壁上,熟悉的对白,他对我说,”你别叫,否则我就不客气了!”

我心跳了一下,这是梦吗?

那个贼见我被震惊的一点反应都没有,才着急的从墙头上翻墙跑了。

过了一分钟,我爹和后妈听到动静爬起来,”家里好像进贼了!”

他们看见窗台上有个脚印,赶紧看看都丢了啥。

我开始喃喃自语,”丢了几根香肠、还丢了二十块钱!”

我的声音很小,他们都没听见,我哥庄斌跑到打开着的冰箱前面叫了起来,”娘,今天咱家买的香肠都丢了!”

“我放桌子上的二十块钱呢?”后妈向屋子外面吼了起来,家里乱成了一锅粥,和我上辈子里的记忆完全吻合。

我马上跑进自己的屋里,拿出镜子照了照,不错,正是我十六岁时候的模样,那时候人还长的有点黑,营养不良让我瘦巴巴的,不过模样倒是长出来了,虽然和我长大以后相比,稚嫩的连自己都觉得可笑,但是此刻看在我的眼里,还是有点热泪盈眶。

我重活了一遍?上天居然给了我一次重来的机会!上一辈子,因为自己好欺负,受尽了折磨,无尽凄苦不说、还死的那么惨,如果这一辈子还被人踩在脚下,那我真的白重新活一回了!

一瞬间,我看见镜子里,自己的眼神流露出了一种滔天的恨意,梁俊、庄可可,你们为自己犯下的错准备承受代价吧!

这种眼神也就流露出了一丝丝,马上一个愤怒的声音就把我给拉回了现实中,”都给老娘滚出来!”

是后妈刘萍在大吼大叫,刘萍她就是一个母老虎,我爸得把她当慈禧老佛爷供着,没人敢惹她,而且她对我最狠了,我想这个声音,是专门吼给我听的。

于是我就出去了,我住的那个房间是最小最破的屋子,离着暖气最远,上一世每年冬天可把我冻坏了,害的我留下了后遗症,一到雨雪天腿膝盖就疼,因为这个我没少受罪。

我得好好保护自己。

此时,刘萍正站在屋子里最中心的位置,波浪卷的头发乱蓬蓬的,还真变成个母老虎,那双眼睛就盯着我一动不动,和我对视了一眼,被我的眼神给吓到了。

以前我被她一吼,我都吓的哆嗦,哪敢和她对视,现在不仅抬头挺胸,而且怨恨的神色分外明显。

我一想不对,以我现在这个状况,全家人都听她的,刘萍想要打死我,也没人敢吱一声,我这样瞪着她对我没好处。

要是这点都想不通,我就白活后面的十多年了。

我赶紧低下头,尽量的表现和十四岁的时候一样,但可惜我刚才不经意的一眼,还是挑起了刘萍的愤怒,一指我,”你个臭丫头,刚才老娘听到你在客厅里叫了一声,你咋又从屋子里跑出来了呢?你是不是做了啥亏心事不敢出来了呢?”

“我!”气的我立刻想要反驳她,当年这事,她确实看见我在客厅傻愣着了,然后不分青红皂白的指使我爹打了我一顿,理由是我看见那个贼没拉住他喊人,可我那会一个懦弱的小姑娘怎么敢拉小偷?

现在老娘我躲到屋子里了,她又变成我做亏心事了?

庄斌坐在沙发上说风凉话,”妈,你说贼跑进来咋还偷香肠?是不是因为咱们不给她吃,她就串通好别人来家里把香肠偷跑了?”

偷香肠这事,听起来还真奇怪,但我十四岁的时候,物资匮乏香肠是好东西,被贼惦记上了,也不能怪我头上。

“我没有!”

刘萍听了这话,虽然她也觉得我不可能做不出这种事情来,但有气没处撒,瞪了一眼我爸,”建成,这死丫头还敢顶嘴,不打不行了,要不非得上房揭瓦,你给我好好揍她一顿,省的下次家里再进贼!”

我爸提起一根棍子就要动手,和以前的场景如出一辙,我还记得当时我被打的整整躺了一天,皮青脸肿不敢见人,可此时此刻我依旧没有还手之力。

不过下一秒,他们就愣住了,我一下扑过去抱住了我爸,开始嚎啕大哭,”爸,我没有!要是真有贼惦记,也是庄斌干的好事,他整天在外面吹牛,说咱们家天天吃香肠,还说爸你是个软蛋,不敢不给他买!”

我哭的稀里哗啦,指桑骂槐让庄斌大吃一惊,”关老子啥事,我说说又没让人来偷东西!再说我有说错吗?”

我看见我爸的眼角抽搐了一下。

这里我就不能不说说我对庄建成的认识了,他确实是个软蛋,否则也不能把自家的婆娘养成了母老虎,可他这个人偏偏非常好面子,在外面一听软蛋这个词,心里就疙疙瘩瘩,跟捅了他的心窝子似的。

上辈子他今天打我,是因为怕刘萍和他吵架,选择了息事宁人,可现在听儿子都看不起他,就不是滋味了起来。

我抱着我爸直在他身上蹭眼泪,”爸、你想我会这样做吗?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,我从来都不给你惹麻烦,这个家我最心疼你了,你说是不是?庄斌在外面说什么软蛋的话,我都对别人说你没有!”

其实我爸也觉得我不可能这么做,加上我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亲昵,让他想起了我是他的女儿,人都是会心软的,”刘萍,萱萱的性格咱们也了解,进贼了也不能怪她啊!”

听到这里,我就知道我爸还是想息事宁人,不过还好,今天我爸是不会打我了,我为他说好话,他也会帮我说好话,这就叫互惠互利。

刘萍愣住了,马上爆发起来,踩着地就把指头指到我爸鼻子上,”庄建成,你个软蛋,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敢打,还是个男人不,你是不是要造反,我跟你说,你要是不动手,老娘和你离婚!”

咚的一拳,就锤我爸身上了,我假装吓的退在我爸身后,寻求保护,心里却想,打吧打吧,打的天昏地暗才好。

我既然回来了,你们对我不好的人,就别想好过。

连拉带扯,刘萍把庄建成拉成了个风箱,泥人还有三把火,再说刘萍,骂我爸软蛋都快变成了口头禅,怪不得她的孩子都学她,气的我爸推了她一把,”你嘴巴干净点,别在孩子们面前瞎哔哔!”

啪、一个响亮的耳光,刘萍就抽他脸上了,瞪大了凶巴巴的眼睛,气的口水乱溅,”嫌老娘嘴巴不干净了?我刘萍还没嫌你是个软蛋呢!”

我爸捂着脸瞬间愣住了!他万万没想到,刘萍会抽了他一巴掌。

呦、以前可不是这样的,打的顺手了不是都打我吗?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重生之女主归来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刘萍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zpw6.com/yuedu/401.html